首页   >    网上外汇平台   >    正文

美国金融动荡下一导火索为何?未来的美元流动性冲击+黄金交易所

来源:浩宇在线炒外汇开户网 2020/5/1 19:48:10

美国金融动荡下一导火索为何?未来的美元流动性冲击+黄金交易所

  美国金融动荡下一导火索为何?—未来的美元流动性冲击

  来源:兴业研究

  北京时间3月23日晚间,美联储发布了“广泛的新工具支持经济”的政策声明。美联储认为:新冠肺炎的流行造成了美国和全球经济的困境。由于存在巨大的不确定,很明显美国经济将遭受严重的扰动。在公共和私人部门必须做出全面的努力来限制失业和收入下降,促进经济平稳恢复。

  面对严峻的经济形势,美联储此次新创设PMCCF和SMCCF工具,将分别在企业债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提供流动性。实现了历史性的政策突破,将直接购买企业债和ETF。

  本轮美联储的政策非常具有针对性,主要火力都集中在了防范信用市场爆发违约风险。然而,当前风险最大的高收益债仍被排除在PMCCF和SMCCF之外,仅靠购买投资级企业债能否托底高收益债仍有待观察。考虑到道德风险,把可投资范围直接扩展至垃圾债的可能性不高,唯一的操作空间便是购买有较大高收益债敞口的企业债ETF,不过仍有总资产20%的上限。

  尽管4月有望看到欧美主要经济体新增病例拐点,但新增下行进展或将慢于国内,使得疫情防控继续影响第二季度经济增长。随着疫情对实体经济的影响逐渐显现,企业债务问题逐渐浮出水面,或将对风险偏好以及美元流动性形成二次冲击。我们从美国大类行业的财务状况,现存债券评级分层以及历史降级情况来分析美国企业债券风险。

  一、美国大类行业财务状况

  2008年至今,标普500大类行业 [1] ROE表现最差的年份为2008年和2009年,其次为2012年和2019年。其中2008、2009和2015年ROE呈现负增长的行业占比最高。

  分行业来看,十年来制药行业表现最为稳定,ROE增长年份以及10年间累计增长幅度均最高。半导体、零售、运输业以及硬件设备也表现不俗。10年间能源、材料、家庭与个人用品、食品饮料ROE增长排名靠后。如果我们从本次全球经济下行伊始的2018年来分析,则情况又有所不同。2018和2019两个年度,运输、消费者服务以及电信服务ROE下滑最为明显,其次是汽车、家庭与个人用品、能源和食品等行业。也就是说,即使没有这次疫情对于汽车、运输以及能源等行业消费造成的直接冲击,这些行业的状况本来也就处于较为危险的境地(详见图表 2)。

  各行业的总体流动比率在2008年后的一两年里出现了一定的好转,但在2014年后逐渐恶化,近2年来仅有多元金融、媒体业和汽车行业的流动水平整体有所改善。十年来房地产流动比率恶化最为严重,其次为零售业、硬件技术与设备和汽车行业。近两年来半导体设备行业流动性比率恶化最为严重,其次为食品饮料、房地产、硬件技术与设备和汽车行业(详见图表 3)。

  各行业资产负债率在2009年大多有所下降,但2013以来几乎逐年上升。电信服务、资本货物、商业和房地产行业是十年来资产负债率上升最多的行业。汽车以及银行业十年来资产负债率下降最为明显。2018年来,材料行业资产负债率上升最为明显,其次为家庭与个人用品、耐用消费品和服装以及媒体行业。汽车以及医疗保健近两年来资产负债率下降最为显著(详见图表 4)。

  从各行业自身财务状况而言,不考虑疫情影响,运输、消费者服务、电信服务、汽车、家庭与个人用品、能源以及房地产行业本身就容易受到冲击(详见图表 5)。

  二、美国企业BBB债券评级下调风险评估

  2.1 BBB级债券占比达历史新高

  我们统计了彭博上美国非金融企业12000多只存量债券的评级,以及金额情况。数据显示,目前美国非金融企业债券总体金额为5.35万亿美元,其中投资级债券为3.96万亿美元。就美国目前所有行业全部的存量债券而言,最大的比例都集中在BBB到A+之间,其中BBB评级的非金融企业债券数量最多,达到2.2万亿美元,占所有非金融企业债券比重的40.87%,占非金融企业投资级债券55.2%。目前美国BBB级债券占所有投资级债券(包含金融和非金融债券)的比例达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新高,超过了2002年和2003年时的45.7%的占比,达到49.2%。而在2002年,曾有8.5%的投资级债券被下调至垃圾级。而这一下调占比在2008年为4.2%,低于2002年时水平。这或许与2002年时BBB评级债券占比数量过高、同时遭受2001年经济危机冲击存在关联(详见图表 5至图表 7)。

  2.2 分行业风险评估

  一级行业分类来看,金融业、公用事业、工业、医疗业、消费者必需品行业和科技行业现存的投资级债券比例最高,均为75%以上。其中科技、金融业、公用事业A级以上债券占比最高,均超过或接近50%,相对最为稳健。电信服务业垃圾债占比最高,占35.89%,其次是能源板块垃圾债占比32.43%,接下来是基础材料和消费者非必需品,垃圾级债券占比分别为24.40%和20.21%。除金融业和科技以外,其余行业BBB评级债券占比基本均超过40%,也就是说虽然其余行业目前投资级债券占比较大,但一旦BBB级信用下调,整体行业信用下沉也会非常严重。 其中基础材料业(66.09%)、能源业(50.95%)、消费者非必需品(48.31%)的BBB级债券占比最高 ,相对而言受冲击被下调到高收益债券的可能性最大(详见图表 9和图表 10)。

  如果进一步细分到二级分类,单就现存债券评级而言,最为安全的是航空、教育、消费品、仓储式商店、综合型油企、机械生产、造纸业、通讯设备,软件业,这些行业A级及以上债券的占比均接近或超过50%,而且垃圾债券占比也较低。 这其中航空业和能源行业是本次疫情受到冲击最大的行业,但是航空和大型综合油企此前债券评级都很高 (详见图表 11)。

  无线通讯服务、餐饮、电气设备制造、炼油、运油管道等行业BBB级占比超过50%,是最容易从投资级下调至垃圾级的行业(详见图表 12)。而房屋建筑商、分销商可选消费,有线通讯,赌场以及娱乐等行业目前垃圾级占比已经超过50%(详见图表 13)。

  2.3分期限风险评估

  从期限分布来看,消费者非必需品近两年的债务偿还压力最大,能源业的偿债高峰主要在2022和2023年,电信服务业则主要在2022和2025年之间。从债券期限来看,2020年,所有行业共有3464亿美元的债券将要到期,垃圾级债券余额总额为209.81亿美元,其中有线卫星、汽车制造占比最大。

  2021年,汽车零件制造垃圾级债券到期金额最高,为109亿美元,其次为勘探生产,为98.2亿美元。再后则为有线和卫星电视以及有线通讯行业(详见图表 15和图表 16)。

  三、美联储能否挽救降级风险?

  历史来看,美国企业债券降级的风险与经济周期高度相关。 在NBER定义的美国经济衰退期1990年7月至1991年3月、2001年3月至2001年11月以及2007年12月至2009年6月期间或之后,美国企业债券都出现了明显的违约率的上升以及评级遭遇下调(详见图表 13)。而当前,市场基本都意识到全球经济陷入衰退的状况,分歧只是在于对于衰退程度的判断。

  而且从美国高收益利差与评级下调的历史关系来看,高收益利差的拉大往往伴随或者领先企业债券评级的下调。同时我们发现,投资级债券下调至垃圾级的比率与美国GDP同比存在一定的线性关系。我们选取彭博上近两周来各机构对于美国2020年GDP增速均值-2.3%来进行计算。根据历史关系测算,2020年美国投资级债券下调至垃圾级的比例为4.2%,这对应着约2620亿美元企业债券下调至垃圾级。但实际情况可能会超出此数值,因为截至3月26日,已经有1040亿美元的美国企业债券被下调至垃圾级,而经济衰退才刚刚开始。

  四、企业债务风险爆发与否将影响美元指数轨迹

  上述企业债务风险爆发与否将影响美元指数轨迹,我们需要分不同阶段看待美元指数,简单而言是短多长空。 在美元流动性紧张未全面缓解之前,美元指数仍保持相对强势。我们看到3月23日美联储开启无限量QE并宣布可购买企业债及ETF之后,美元指数缓慢下行。其背后的原因在于美国本土美元流动性有所缓解,但海外市场美元流动性仍偏紧。季末效应,叠加海外机构融资美元抄底IG美元债资产,使得海外美元流动性未能即可缓解紧张,人民币汇率亦在此影响下,仍呈现一定的贬值压力。3月31日美联储宣布建立临时性的外国和国际货币当局回购协议便利(Temporary FIMA Repo Facility),这意味着外国央行可以用持有的美国国债向美联储换取美元流动性,避免了美国国债二级市场抛售引发踩踏,也巩固了美元作为国际本位币的地位。在具体操作上,回购协议期限为隔夜,但可以根据需要滚动操作(roll over),贴现利率为超额准备金利率(IOER,当前为10bp)加点25bp。这一操作能够有效缓解部分较发达的新兴市场美元流动性紧张情况,比如韩国,但对于其它欠发达地区,信用风险导致的美元流动性局部紧张仍会延续。

  从2008年次贷危机的经验来看,美元流动性完全缓解无法一蹴而就, 短则需要2-3个月,长则需要6-10个月。但本次联储行动效率明显高于2008年,预计随着4月欧美一些主流经济体新增病例出现拐点,风险偏好回升,在未因经济停罢爆发企业债务风险之前,美元流动性紧张风暴将暂时平息。后续假如疫情造成经济停罢时间拉长,企业债务风险爆发,我们可能会迎来第二轮美元流动性紧张,推升美元指数。届时外币债务压力相对外储较大的新兴经济体,将迎来本币汇率贬值。人民币汇率亦会承受外部压力,但可从容贬值,避免弹性过小造成有效汇率被动升值,进而施压经济。

  中期视角下,随着美元流动性逐渐得到缓解,美元指数的主交易逻辑仍取决于欧美相对货币政策宽松程度,以及美国财政赤字率。 在开启无限量QE,以及2万亿财政刺激计划以后,无论从欧美货币政策相对宽松程度,还是财政赤字率上升对于美元指数的间接效应而言,美元指数均有中期走熊动机。美国政府推出两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计划,占到了美国GDP的9.3%。由于越来越多的州开始采取隔离措施,美国经济也将在一定程度上陷入“休克”,财政收入将难以平衡额外增加的支出,只能依靠增加国债发行。这基本可以归为不可持续的财政扩张,对于美元将会产生中长期的利空影响。历史上,互联网泡沫和次贷危机后的财政扩张均给美元指数带来了下行压力。

  待美元指数走熊,考虑到危机中人民币汇率通常保持相对稳定,人民币资产具有吸引力,当美元流动性紧张得到缓解后,外资流入助推人民币汇率升值。 从利差角度,人民币资产具有一定吸引力,叠加国内疫情率先度过拐点,使得部分市场人士认为人民币开始具有高息避险货币属性。然而,人民币并不同于传统避险货币日元等,整体仍是作为风险资产被国际投资者配置。预计随着美元流动性缓解,目前流出的外资仍会回流国内,促使人民币波段升值。

【免责声明】浩宇在线炒外汇开户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中金网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等。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,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